鸿鹄栖堂邑

简简单单,可可爱爱
cn糖翼

极东不拆,常异色女体都吃

偏好左菊

绑画伊桐

备考中,低浮上

我和全服榜一竟然是双向暗恋

  #菊耀现代普设,大学生网游奔现,轻松风,总字数1w2


  #对不起我极东日和中秋节都咕咕咕了一直到现在才发QAQ


  #湾男体注意,全场助攻,放心食用。


  最开始说要练中文所以一起玩的任勇洙半途而废,每次本田菊有空上线只能看见对方灰色头像,问起来,电话另一头吵吵嚷嚷:“唔,我在约会啦,这个游戏太难了,玩习惯单机之后根本弄不来啊——我看有些文本都属于中国高中课本上的古文等级了,我没有空,你自己钻研吧。”


  “反正你也有师父陪了对吧。我知道你攀到大佬了。”


  “那是……”


  “好了不说咯,难道我们还真要为了升级那么拼命啊,玩这种中国社交游戏最重要的就...

2019-09-15

眷南枝(六)

  #元朝侵日背景菊耀国设


  #小黑菊上线(x)文永之役部分结束了,下一章要写崖山海战南宋灭亡……然后是第二次侵日弘安之役。


  #内容延伸:


  花开不并百花丛,独立疏篱趣未穷。

  宁可枝头抱香死,何曾吹落北风中!


  ——郑思肖《寒菊》,创作背景是南宋灭亡之后,北风喻蒙元,托物言志。个人感觉也很贴合历史上日本此时的处境。


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六.青青陵上柏


  连夜雨急风骤,从九州岛连着平安京都是在忐忑与祈祷中度过,本田菊的沉静淡然让天皇,幕府,朝臣看在眼里,除却心疼...

2019-09-06

眷南枝(五)

 #元朝侵日背景菊耀国设


 #白村江后回忆杀+元军第一次侵日结束,假期最后一更,最近忙着留学相关事情比较多,开学后周更或者双周更应该没问题。 


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五.交疏结绮窗


  幼童在内侍的牵引下踏入寝殿内,他目光始终注视于刺绣精美的地毯上,有朱雀瑞鸟,有花中绝色。


  一幅画卷向前延伸着,直到望见淡红色的纱幔微微浮动,隔着两处,另一侧的王耀身着杏红圆领袍,慵懒地斜倚榻边,单手拿着书卷翻看。


  “这些天没见你来,我以为你是想...

2019-08-29

不出意外的话明年就会去日本读书了。

其实除却解决的误会,去年这个时候延续到现在都不愉快还是有的,但是不要紧,再怎么样也没办法成为给我本命cp用爱发电的阻碍,看到喜欢的cp粮就点小心心小蓝手,不喜欢的东西都屏蔽了,慢慢也学会自主避雷,心态比以前缓和太多,单个的不满构不成不让我继续喜欢圈里太太的文画和磕极东的理由。何况被这种不满覆盖下的我还是处于茫然状态,延续到今天,五月恶意被挂到各种事来源是谁我心里有数的,因为巧合实在很多……但性格就是懒得掀起什么风浪,安心养老算了,摊手。

现在唯一想着的就是把连载写完,点梗还有要交的企划稿结束,明年四月之后全力备战留学生考试,也很期待在日本的新生活,很多事...

2019-08-26

昨夜星辰

  #《象牙塔》续篇,菊耀国设,民国/大正背景


  王耀裹紧套在长衫外的大衣,刚从菜市场回家,原是气韵不凡的模样,戴好眼镜在学堂里教书,在书房做学问亦或者是公子哥的奢华生活,怎么着也比装着各种食材的菜篮子与他搭些。


  他步子有些急促,不习惯遮挡着相貌上街,叫人认出来侧目纷纷也不舒服,恰逢正月过节,做菜的婆子回了家,金陵政务繁忙无暇顾及,等晚上估摸着也就苏字辈几个丫头能凑一桌年夜饭,现在都还没赶来,再说他都好久没正儿八经做过一桌菜了,这会怎么说也得好好犒劳一番自家接连受累的丫头们。


  人还在路上,思绪早早飞回来家里了,他忽觉肩上一沉,有谁拍住自己,“王先生,火急火燎去何处?...

2019-08-24

是这样的,朝暮的盈利大概会用来做几本《眷南枝》的无料当作给自己的生日礼物w年底之前能完结就印来当感谢粉丝的抽奖礼品。不能的话这个活动也会在寒假进行。

但是不知道你们到底喜不喜欢这篇文啊……很想看看评论什么的,第一次写这种整体历史走向(篇幅可能要改长篇了)心里得有个数……无料本也是要认真对待哒。

2019-08-20

眷南枝(四)

 #元朝侵日背景菊耀国设


 #元耀的很多想法相对于同时期的勇洙,菊来说都是可靠成熟的,考虑到截至今天他那时候还在成长期(三千多岁的孩子)其实有些事也欠考虑。


 #朝鲜叫任勇谦是私设,是好看的男孩子,我很吃半岛双子不过本文算亲情向的。


 #往后会虐……屠岛的事真不能全怪耀️️,他的意识里包含宋元两个政权所以这件事他不能全部掌控到……历史上元军是这么做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
四.西北有高楼

  


  归去的时...

2019-08-19

天界纪事(六)【双神+育儿】

 #文章结构改了下,加了地笼cp


  小包子抬起头,看着爹爹玩味的神情,越发慌了,拨浪鼓一样摇着头。


  “少来,我小时候偷跑出去那么多次还能不知道你这些小伎俩?我说你怎么这么不懂事,敖丙……你阿娘为了你的安全操了多少心?”


  小包子愣愣地看着爹爹有些生气的模样,之前没被这么凶过,一言不发地由着哪吒把自己拎到室内,被放到床上后眨巴着大眼睛:“爹爹……不告诉阿娘行吗?”


  “哟,你小子说不告就不告,我这个当爹的凭什么听你的?”


  小龙崽又要哭:“那阿娘就不喜欢我了……”


  “别别别别你别哭啊!”哪吒冒着冷汗,这爹可真难当,又得哄着儿子又得管住他,这小包...

2019-08-19
1 / 11

© 鸿鹄栖堂邑 | Powered by LOFTER